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姓新闻

百姓新闻的博客

 
 
 

日志

 
 

湖南官员谈过年:偷发万元奖金 过年不能太寒酸  

2014-02-09 15:06:08|  分类: 谈古说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官员谈过年:偷发万元奖金 过年不能太寒酸 - 百姓生活 - 百姓生活的博客

 

年前,中央的一系列禁令,让公务员今年的年过得“有点紧”。给公务员发奖金、公务员之间拜年、送礼,这些往年司空见惯的行为,而今有了更丰富的解读。

  尽管如此,一些规则并未完全颠覆。春节前后,许多公务人员仍需在“圈子”内往来周旋。而缩短的假期、缩水的收入,以及不断紧箍的工作压力,让一些人不得不在复杂情绪中,重新定位和适应“公务员”这个老而弥新的角色。

  少了聚餐,没了红包。没领一分奖金的郴州市文广新局副处级干部何燕平感叹“过了个革命年”。

  相比之下,汝城县集益乡乡长黄晓文的年也没怎么过,春节期间他和党委书记一直轮流到乡村值班,“这段时间,我想拜年都没时间。”

  尽管在湘南某县一名副局长肖强(化名)看来,年前的禁令让公务员之间送礼、拜年的行为少了很多,但仍难避免一些单位之间相互“拜早年”的传统,拜年就是要求给“关照”,一般是“送个信封,里面塞进去2000元或者4000元钱”,但也有人不愿接,也有的领导他们不敢去送。

  34岁的张薇则并不愁自己的工作,她是湖南某县的一名副处级领导干部,这样的女强人形象让一些爱慕者望而却步,“当领导有什么好?这样的女人怎么管呀。”她在愁嫁。

  许多基层干部,这个年,过得并不轻松。

  有单位偷发万把块年终奖,有公务员空手而归

  腊月二十八,春节气氛渐浓。郴州资兴市汤溪镇政府的干部职工还没领到绩效考核奖。往年这个时候,大伙都放假回家了。今年必须坚守到大年三十。

  放假前,该镇人大主席钟阳军终于收到手机短信提示:工资卡打入了绩效考核奖4000元——与去年相比少了3000多元。“以前还有家属慰问金、上班‘开门红’,现在全没了。”钟阳军说,作为一名有17年工龄的正科干部,他目前每月的工资仅为2810元。

“与以前相比,今年发的钱差不多少了一半。”郴州汝城县集益乡乡长黄晓文说,往年各乡镇的干部职工一般可拿到八千至一万元的年终绩效奖励和补贴。

  郴州永兴县一名科级干部透露,该县规定年终奖不得超过2600元。“我们单位对外称是发了2400元,实际上也偷偷发了万把块钱。”这名干部诉苦道,现在物价上涨,但每月工资只有两千多元,“过个年也不能太寒酸吧,要不哪个有心思做事?”

  实际上,“空手”回家过年的干部也不少。没领一分奖金的郴州市文广新局副处级干部何燕平感叹“过了个革命年”,“一是单位穷,二是上面要求勤俭节约。”何燕平还介绍,往年回老家过年有公车送,今年则只能搭熟人的便车,“万一被摄像头拍到公车私用,麻烦就大了。”

  年前的中央禁令,令不少公务员埋怨“干部难当”。“早知这样,还不如当年下海了。”汝城县商务局副局长夏晖叹道,“现在年纪不上不下,只能端着这碗饭老老实实做事。”

  一名在基层干了20多年的乡干部建议,控制公务员收入不宜“一刀切”,“对于手中有权的领导干部,加强监督很重要。但对于我们一线的普通干部职工,还是要有一定的收入保障。”

  “书记、县长说,现在抓作风,送礼是添麻烦”

  以往,春节前后给领导拜年送礼,这是心照不宣的“习俗”。

  肖强(化名)是湘南某县一名副局长,调到县城前曾任乡镇“一把手”。他参加工作之初,对给领导拜年送礼一事“嗤之以鼻”,但后来也慢慢“学会了”。“有时在领导家里碰到来送礼的熟人,大家打个招呼笑一笑,都习以为常了。”

 “领导也许不在乎你的钱和礼品,但他在乎你是否尊重他,是否值得他信任。”肖强如此总结他的“经验”。他说,今年春节前,他曾和单位主要负责人一起,到市局和省厅向一些“关照过”的部门负责人“拜早年”,“就是送个信封,里面塞进去2000元或者4000元。”肖强说,也有些人不愿接,“厅里的领导,我们就不敢去送。”

  采访中,肖强坦承,年前出台各种禁令后,拜年送礼的单位和个人“少了很多”。

  一名镇长介绍,往年他曾和镇党委书记一起去给县领导拜年,但今年取消了,“书记县长在会上说了,现在抓作风,送礼是添麻烦,你把工作做好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

  该镇长介绍,以前镇政府来客,一般每人会发包“芙蓉王”香烟。去年下半年以来,这道程序减少了,只有“一些重要部门的人下来,或者来考核评比的,才发包烟意思一下。”

  春节期间,对于大部分基层干部来说,给领导或同事拜年就是发条短信,以示尊重和祝福。但其中也有“学问”。“对于一般人,发个群发就算了。但对于重要的领导,你肯定得单独写、单独发。”一基层干部介绍。他还向记者展示某处级领导回复的“新年快乐”四字,脸上顿时挂满笑容。

  防森林火险,乡干部过年期间也要值班

  大年初四,郴州桂阳县副县长龚茂礼在山上熬了差不多一宿,他带着干部职工扑灭了一场山火。

  春节前,湖南森林火险拉响“红色警报”。全省仅今年1月发生的森林火灾就超过90起。春节假期,森林防火成为我省基层干部的头等大事。

  今年大年初一,湘南某镇人大主席祝永刚和同事们在山上度过,直至火势扑灭。

“这段时间,我想拜年都没时间。”汝城县集益乡乡长黄晓文说,春节期间他和党委书记一直轮流到乡村值班,“县里要求,乡镇负责人去县里之外的地方,得经过县委书记或县长批准。”据了解,因为发生火灾,汝城县前段时间有三个乡镇的主要负责人被停职处理。

  从大年初一起,汝城县泉水镇分管林业工作的武装部长李华光就和同事们一起,开着一辆面包车到各村巡逻。车前装了一个大喇叭,不停播放已录好的森林防火宣传内容。这段时间,村民燃放烟花鞭炮或春耕前“炼山”,都有可能成为火灾之源。

  “田间地头一发现火苗,我们就得去扑灭。”穿着一身迷彩服的李华光说,春节期间,镇里干部分成了三组,“每天有20多人值班。”

  永兴县乡镇干部的春节假期“基本上被取消”。龙形市乡纪委书记王继雄说,除了大年三十晚上和年初一,干部职工都被要求到岗上班,但往年“不像今年这样,过个年都提心吊胆。”

  大年初七,永兴县境内出现降雨,绷着弦的县乡干部松了口气。王继雄请假回家,美美地睡了一觉。当晚,他和妻子来到岳母娘家,总算拜了个“迟年”。

  大龄女领导干部愁嫁:“这样的女人怎么管呀”

  34岁的张薇(化名)作为湖南某县的副处级领导干部,她被公认为“年轻有为”。如今,张薇的另一个身份愈来愈被身边人关注——剩女。

  2月6日,张薇在家中看韩剧。春节假期,她翻看着从小到大的照片,感叹岁月蹉跎、青春易逝。对于这个待字闺中的大龄女青年来说,过年意味着“又老一岁”。

  她从基层干起,有研究生学历,刚满30岁即通过公选成为县政府一名领导干部。尽管仕途之顺令人羡慕,但婚姻一事已成为张薇及其父母心中的结。

 忙工作、忙应酬,“女强人”的形象常让一些爱慕者望而止步。“当领导有什么好?这样的女人怎么管呀。”张薇自嘲道。

  一年前,有位朋友带张薇到一家婚姻介绍所登记。与几名男子见面后,张薇更加意兴阑珊。

  “我就想找个真实、有责任感的人,最好还有点才华。”张薇语气低落地说。她的一位闺蜜当上副处级领导后,作为科级干部的丈夫与其渐生罅隙,最终分道扬镳——这令张薇唏嘘不已。

  近年来,我国许多地方的离婚率居高不下,这也冲击着公务员队伍。性格差异、两地分居、婚外恋情等成为影响婚姻稳定的重要因素。一方面,一些干部在诱惑面前对婚姻的忠贞面临考验,另一方面,一些70后、80后公务员,对“幸福”有不同于老一辈的理解。“感情破了就不想凑合着过,不会过多担心影响前程。”一名从事婚姻介绍的人士分析。

  曾海(化名)是郴州市一名正科级的副局长,他打算春节后抽空请几位好朋友“庆祝再婚”。他和前妻离婚后,去年与另一离异女子办了结婚证,尽管之前家人强烈反对——新任妻子比他大三岁,没有正式工作,失去生育能力。

http://news.nandu.com/html/201402/09/76170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